大大的盒子

Dégoût
2018!写个介绍,这里是个蠢人的逼逼号,而且永不产粮,复健也不会发这里的2333333慎重关注呀(๑•̀ㅁ•́ฅ)

我好困我好困我好困我好困


刷咕哒子都不能满足我充满困意的脑袋

噫,我又睡不着了。

最近怎么动不动就睡不着啊……绝望,还都是在我有早课的时候。委屈

我啥都没吃啊!委屈极了

六十多题的习题组,我只写了二十六题。希望老师瞎了,放过我……

刚刚看完一篇关于女孩子的文章,心里有些感慨,因为你是女孩子,所以有的“伤害”似乎变得理所当然。这让我有些唏嘘,我心疼那些女孩子,也为自己没遇过这种事而开心,但在下一秒,当我躺下,闭上眼睛准备睡觉的时候,我忽而想起一件很久很久以前,那个傻乎乎的我与同学谈论过的一件事。

我不认识那个女孩子,仅仅只是听说她长得并不好看,甚至可以说丑,但这样的她也没有幸免被伤害的危险,一个晚上她被陌生人qj了。

我只是道听途说,也依稀记得不知是谁带着笑,对我们说过,

『这么丑那个人也下得了手,他瞎了吧,不恶心吗?』

当时的我听得懵懂,下意识为女孩子心疼了几秒钟,却也随着那人玩笑似的话笑了。

是的,我笑了。这意味着那时的我认同了对方的话。

而后,那被当成饭后谈资的事成了过眼云烟,转眼被抛之脑后。

现在的我忽而想起来,为当时的自己感到一阵羞耻,对于自己当初的笑与认同,为自己的无知愚蠢。

时至今日,我依旧不认识那个女孩子,但此时,想起来那件事的我,对她感到很抱歉,为当初那个愚蠢的我,对她说声对不起。

真的,很抱歉。

莫名其妙的,我失眠了。我明天有早课啊!!!!!

唉。

脑子里混混沌沌闪过很多东西,那些东西像是流沙的碎片,我总是抓不住的,只有在他们凝聚的时候,我才能依稀窥得他的全貌。但我却是记不住的,片段稀稀疏疏,我也不晓得自己在想些什么,只是一些胡思乱想罢了。我想抛空他们,放空脑袋,然后乖乖睡觉,却也睡不着,不知道是因为风扇呼呼响还是高温让我皮肤不再舒爽的缘故。

啊,我是想睡觉的啊。

刚刚忽而脑袋里闪过一个我异常熟悉的短句,“当我年幼之时”,我对“年幼”这个词总有些莫名的偏爱,时不时便会不自觉地想起他来,有时看书看着看着,突然浮现出“年幼”的字样,倒不是书的问题,而是我的问题了。

我偶尔会思考人生,当然只是偶尔,我大多时候喜欢随心乱想,天马行空,毫无逻辑剧情,想到哪里就是哪里,但偶尔也会思考一些奇奇怪怪的“人生”。我是个不成熟的人了,但凡是跟我相处久了,或是只闻我“声”,不见我人的,都不会将我与我的年纪联系在一起,确实是太“幼稚”了。我曾想改变自己,让自己成熟稳重像个大人。却发现有这种思想的我越发像个孩子,久之,我也就放弃了,我默认了我现在的思想方式,我觉得这样也是不错的。

大概就是因为如此,我才会这样吧。

“年幼”这个词,我对他的偏爱,大概就是因为我的心里住着个小孩,她长得不一定很漂亮,但一定憨态可掬,她不一定聪明,但一定是个温和却容易冲动的小鬼头,她的想法不一定特立独行,但一定带有浓浓的老套气息。

诶,我还是蛮喜欢现在的自己的,“年幼”的自己蛮好的,但我也希望能“长大”些,不能一直当个小孩子呀,也要慢慢长大才是。我不太舍得放弃我所喜欢的一切,但我终有一天会抛弃这一切。

啾啾说的对,对于APH我顶多是算淡圈。我是舍不得放不下这些个认识的人的。就像我初上网认识的那些人,就算很久不聊天,我依旧留着他们。但我觉得总会我有一天删了他们,因为我已经动了念头,而这个念头,已经出现了无数次。哪天我会不会也删了我现在这些所喜欢的人呢,我不知道,也许会也许不会,我总是害怕改变的,但我又期待着改变。

睡不着就喜欢乱七八糟的逼逼,心累,好热啊,我想睡觉。委屈。

我有点害怕现在的自己QAQ

我该庆幸,这是最后的一次排练了。

弱小可怜又无助.jpg

我到现在没吃晚饭,我还有大约半个小时的车程,祝我好运。

被自己蠢哭😭

深夜激情发女儿的照片,还有跟穆衍衍她们的合照。

以及,我居然没跟啾啾有合照!哦,还有跟白白的双人同框!白白是因为操作,啾啾是因为没找到,心酸。

下次我一定会得到她们的……!(什么,滚)

我女儿真好看x以及最后那张,感谢穆衍衍的特效233333333

与五十音艰苦斗争.jpg